2020 年是个特殊的一年,在新年前夕爆发的新冠病毒来的时那么的突然,我记得在 20 号乘坐飞机回家时气氛还没有那么严重,后来铺天盖地的新闻,每日增长的感染人数,真是太恐怖了。回去的时候没有带口罩,那个时候上海地铁也只有个人几个人带了口罩,虹桥火车站戴口罩的大概也只有一半,所以回到家后,看着微博上越来越严重的事态,是真的有些恐慌,日常一问,我是不是被感染,呵还真是自己吓自己。

这场瘟疫带来了什么,仅谈谈个人,得益于它,我收获了有史以来最长的假期,未来的很多年里,估计只有今年这一次,可以在家中一直坚持到过完元宵节正月十五才回去(印象中大学时也没有几次在家里过元宵),负面影响则是一改再改的行程:最初返程的前置路线停运,离得近的一个高铁站大部分路线也停运,不得不购买距离三十公里外一个高铁站的车票,此外还有后续航班的取消、退票,一番下来真是太麻烦了。

宅着的时候,是真的无聊的,因为村子里出于半封闭状态,外加确实有点怕不敢出去,每天就是在看电视、刷手机、打 switch 之间,后来意外发现了寄回来的风筝,于是就去屋顶放风筝,不得不说,在屋顶上放风筝,额我太难了,空间限制,直至我走之前最佳战绩就是放了大约十来米长然后没风落下。2 号之后是远程上班,嗯,这个真的是我与上班只有一米之远,虽然我觉得就是光明正大的划水水~


想到什么写了什么,所以有些凌乱,有时间再补充吧。

其实我最想说的是,可能是在家里呆久了,现在我一直处在想家的状态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2 月 16 日 11 : 47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