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来,我回来工作也有一月之久了,从最开的被要求隔离 14 天不允许出门到现在每天戴着口罩上下班,一切似乎也就那样了,2020 年的开端即使再不同,最终也得回归平淡,可惜,这只是最初的想法。

这一个月来,发生了远比新冠肺炎更糟糕的事情,毕竟身边也没有被感染的人群,除了些许的胆战心惊外,也只是看到每天递增的冰冷冷数字罢了,这些,不算什么,也没有什么。可是,就在我从老家返回工作的几天后,爷爷就因病情加重住院,本来只是说只是普通的住院,本来都说已经有好的迹象,可是却迎来了一句已经扩散,就在我回来后的第十四天,隔离期接触的当天,噩耗偏偏就传来了,爷爷走了。发生在身边人的事,真的是苍白无力。我记得很清楚,正月十五那晚,我返程的前一天,元宵节,一家人还在一起吃饭。爷爷还喝一小杯药酒,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爷爷说这么多年以来,都有六七年没有喝酒了,哎,没增想,这反而是最后一次。

从接到医院通知,到火化下葬,只用了一天,远在一千公里外的我没有回去。

其实,我从很小的时候,就和爷爷奶奶分开,大约十年之久。说来也怪,我偏偏对两件事记得很清楚,有一件还关心的嘱咐我,唉。忽然想到去年过年,那个时候还是那么硬朗,当时给表姐相亲,亲力亲为。记忆是最大的痛苦,回忆的时候你很难相信一个人就这样没了,之后的几天里,我做过一次梦,梦到去世是假的,梦到一切都还在,梦醒之后仿佛还相信梦中的景象,这是宁愿被欺骗啊。

其实,在这之前,还发生了另一间事,长辈之前的矛盾因为某些个原因,在微信群里彻底爆发,因为我用插件屏蔽了微信群消息的缘故,事情的起因不知道了,最后吵成那样子,为了某一件事。可最后,收到这样的消息,那次的那场争吵现在看起来就是个笑话,真的太不值得了。忽然哎。

珍惜每一个人吧,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啊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3 月 21 日 12 : 12 AM